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

病倒了


    幾天前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天旋地轉,整個人不舒服到躺也不是坐也不是,睜開眼只見四周旋轉,閉上眼也能感受到腦袋像陀螺般的自轉,直到一股堆在胸間的噁心感從喉頭湧出後,才稍稍把暈眩狀態解除。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身體的折磨,想不到緊接襲來的是從肩膀到頸部的疼痛,那感覺就像有幾十隻惡犬咬住你的頸肩般可怕,痛到連翻身都感到吃力。緊接著整個人無力到像是等待被人包餡的麻糬一樣,軟趴趴的攤在床上,耳邊響起一句「上帝在召喚了嗎」,先說好~我要花生口味的。
    撐了一天,以為隔天睡醒就會狀況改善,結果當然沒有,痛到我真的得請假去看醫生,而且是我一直想去卻未去看的中醫。
    我跟醫生說明我的狀況,醫生有給我把脈還說了些病狀,老實說我根本沒有仔細聽是什麼症狀,只依稀記得暈眩原因是什麼....內耳前庭損傷之類的。叫我要多休息、睡眠要充足、放鬆壓力...等,一些健康常識。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一把完脈說出的第一句話:「你的身體狀況沒有像表面那樣看起來強壯喔!」我汗顏。
    最後除了開藥之外,我做了許多第一次的治療,第一次的針灸、第一次的推拿、第一次的刮痧。由於都是第一次,所以讓我感到好奇。我看見醫生從我頸部插針一路插到手背,並沒有什麼痛覺,直到我白目的試想舉起手來看看,結果稍稍一舉,整隻手酸痛發麻到不行,一旁的護士還跑來關切說有問題嗎?我說我只想試著舉起手來看看,結果不行,護士呼籲我放鬆不要亂動的好。
    到了推拿時,一看見對方是個粗壯的中年人,眼神還透露出「你死定了」的殺氣時,害我好想轉頭就跑,但為了我的健康,我又不得不忍著牙,用顫抖的手拿著推拿單給他。當他接過單子,直呼:「來!坐下!」我故作鎮定的坐下後,他先是在我頸部和手臂抹上涼膏,然後一掐,我就知道我死期到了。我痛到好想尖叫,但又只能憋住,為了想讓推拿師能分心少出點力,我擠出微弱又顫抖的聲音說:「這....是....我第一次被...推拿....。」推拿師似乎不受影響的猛掐猛按,操著一句台語說:「安ㄟ賀喔!」
    經過了地獄般的推拿後,本以為結束了,想不到推拿師還說要給我刮痧,我依舊說著那句:「這....是....我第一次被...刮痧....。」其實我的意思就是暗示著,麻煩請小力點!
    過程當中我跟推拿師聊了一下,說我之前就有酸痛的毛病,只是都一直不敢被推拿,因為聽說很痛。推拿師笑笑的回答說:「哈哈,其實並不會痛吧!」殊不知我眼淚都快掉出來了。
不過說真的,當被推拿和刮痧完後,整個人舒爽很多,頸肩也不再那麼緊繃,感覺好放鬆。
    當我回到家,躺在床上時一整個不想動,只想好好放鬆,眼睛直盯著天花板,思考著健康是多麼重要的人生大事。

http://blog.xuite.net/loveshue2004/ls/81800308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